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玄幻仙侠> 黄蓉无惨二: 轩辕台前

黄蓉无惨二: 轩辕台前

黄蓉无惨二: 轩辕台前 (上)

话说郭黄两人上了岳阳楼,遇见了彭长老一行人。


那财主模样的长老笑道:“姑娘既有见疑之意,我等自然不便相强。只不过我们一番好意,却是白费了。我只点破一事,姑娘自然信服。两位且瞧我眼光之中,有何异样?”郭靖、黄蓉一齐望他双目,只见他一对眼睛嵌在圆鼓鼓一脸肥肉之中,只如两道细缝,但细缝中莹然有光,眼神甚是清朗。黄蓉心想:“那有甚幺异样?左右不过似一对亮晶晶的猪眼罢啦。”那丐又道:“两位望着我的眼睛,千万不可分神。现在你们感到眼皮沈重,头脑发晕,全身疲乏无力,这是中毒之象,那就闭上眼睛睡罢。”


他说话极是和悦动听,竟有一股中人欲醉之意,靖、蓉二人果然觉得神倦眼困,全身无力。黄蓉微觉不妥,要想转头避开他的眼光,可是一双眼睛竟似被他的目光吸住了,不由自主的凝视着他。那丐又道:“此间面临大湖,甚是凉爽,两位就在这清风之中酣睡一觉,睡罢,睡罢!舒服得很,乖乖的睡罢!”他越说到后来,声音越是柔和甜美。靖、蓉二人不知不觉的哈欠连连,竟自伏在桌上沈沈睡去。


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二人迷迷糊糊中只感凉风吹拂,身有寒意,耳中隐隐似有波涛之声,睁开眼来,但见云雾中一轮朗月刚从东边山后升起。两人这一惊非小,适才大白日在岳阳楼头饮酒,怎幺转瞬之间便已昏黑?昏昏沈沈中待要站起,更惊觉双手双脚均已被绳索缚住,张口欲呼,口中却被塞了麻核,只刺得口舌生疼。黄蓉立知是着了那白胖乞丐的道儿,只是他使的是甚幺邪法,却难索解﹔一时之间也不去多想,斜眼见郭靖躺在自己身边,正在用力挣扎,先宽了一大半心。


郭靖此时内力浑厚,再坚韧的绳索也是被他数崩即断,哪知此刻他手脚运上了劲,身上绳索铮铮有声,竟然纹丝不损,原来是以牛皮条混以钢丝绞成。郭靖欲待再加内劲,突然面上一凉,一片冰冷的剑锋在自己脸颊上轻轻拍了两拍,转头横眼瞧去,见是四个青年乞丐,各执兵刃守在身边,只得不再挣扎,转头去瞧黄蓉。


黄蓉定了定神,要先摸清周遭情势,再寻脱身之计,侧过身来,更是惊得呆了,原来竟是置身在一个小峰之顶,月光下看得明白,四下都是湖水,轻烟薄雾,笼罩着万顷碧波,心道:“原来我们已给擒到了洞庭湖中的君山之顶,怎地途中毫无知觉?”再回头过来,只见十余丈外有座高台,台周密密层层的围坐着数百名乞丐,各人寂然无声,月光尚未照到各人身上,是以初时未曾发觉。她暗暗心喜:“啊,是了,今日七月十五,这正是丐帮大会。待会我只须设法开口说话,传下师父号令,何愁众丐不服?”


黄蓉心想自己可以寻机说服群丐,也就不太在意,忽然自己被两个高壮的青年乞丐抓起,要拉出去到外面,黄蓉不愿与郭靖分离,不断摇头全身挣扎着,郭靖唯恐两丐对黄蓉不利,更是猛力想要站起,另外两个青年乞丐连忙按着郭靖。顺便拳打脚踢招呼了几下。郭靖只能一边挨揍,一边暗暗着急,希望蓉儿平安。


两个青年乞丐拉着黄蓉被绑缚在身后的胳臂,拖着她走向通道,往山下走去,把她带进去一个厚实大门深锁着的地窖,两旁只有挂在山壁上的火把照着。两丐把黄蓉带进房里后,压着她的肩膀让她跪在地上,便恭恭敬敬的向地窖内的人拱手后,退出了大门深锁的地窖。


「小妖女,可还记得我吗?」黄蓉看着眼前站着两人,一位是那个财主模样的肥胖长老,看到另一个人后,黄蓉一脸狐疑,眼前不正是郭靖的拜把兄弟,杨康,他怎幺会跟这个迷昏靖哥哥跟他的胖长老有瓜葛?


「此女正是东邪黄药师的爱女黄蓉,东邪害死了洪帮主,多亏彭长老立下了大功,擒下这两人,这下我们可以设下陷阱抓住东邪,以慰洪帮主他老人家在天之灵。」杨康边看着绑起来跪在地上的黄蓉,边向彭长老慷慨激昂的说着。


「鬼话,鬼话,这见鬼的杨康骗了这些长老,师父他老人家根本没事,好好休养着疗伤,怎幺会是被爹爹杀害,杨康这小子八成是要谋夺丐帮帮主的位置。」黄蓉心道着,看着杨康奸佞的表情,越想越气,要不是口里麻核塞着,自己无法言语,早就当面斥责杨康,拆穿他的诡计。


杨康岂不知洪七公与郭黄两人的关係,他走向黄蓉,跟彭长老两人把黄蓉周身又点了几处大穴,再把无法动弹的黄蓉双手绑在地窖顶的镣铐上,双脚也用脚镣锁着黄蓉的脚踝,顺势点了黄蓉的哑穴,再把黄蓉口里的麻核取出。黄蓉不断的挣扎着,然而被点穴跟綑绑后四肢痠麻,气力尽失,又哪里是这两人的对手,三两下就被杨康跟彭长老两人吊起来。

黄蓉不知道杨康此时对她的处置,饶是机智多谋的她也冷汗直流,黄蓉双手铐在鍊子上,两袖滑落,露出柔若凝脂的双臂,娇美的脸庞眉头紧蹙着,眼睛瞪着彭长老与杨康两人。


「杨公子,现在没有外人,咱俩就甭继续说瞎话了,要说洪老帮主跟西毒欧阳锋不合我还相信,他与东邪素无交恶,加上帮主武艺高强,怎幺可能被东邪给杀了?您就别继续装矇骗我了。」彭长老满脸皮笑肉不笑的横肉,两只精光四射的眼睛盯着杨康跟黄蓉,淡淡的说。

杨康惊愕莫名,想说这貌不惊人的彭长老也太厉害了,一下就看穿自己的诡计。黄蓉更是不明所以,既然彭长老知道杨康扯谎,为什幺也帮他把她跟靖哥哥掳来这里?杨康是个聪明人,看着娇美的黄蓉,马上心意转了转,「彭长老,你我都是聪明人,我有了贵帮的法仗,图的自然是支配丐帮成千上万个弟兄,而你就是下一任的副帮主,位居九袋弟子之首,这个千娇百媚的美人,不如长老你在此破了她的身,让她成为你的人,彭长老,您的意下如何?」此话一说,黄蓉马上知道他们的阴谋,听到他们即将在这个地窖里淫辱自己,全身不断的扭动挣扎,无奈镣铐坚固,自己手腕跟脚踝扯痛了也挣脱不开,眼里说不出的惊慌。


彭长老哈哈大笑,「杨公子不愧是明白人,既然如此,老夫很乐于服膺杨帮主的号令。」彭长老也不笨,丐帮家大业大,又岂是一个连打狗棒都不知道的外人所能号令?杨康一旦掌权当帮主,短期内就可以透过他的号令,肃清以鲁有脚为主的汙衣帮众,之后论武功跟帮内资历,加上自己的摄心法,要控制杨康或日后取而代之,一点都不难。加上在岳阳楼上看到如出水芙蓉般美丽的黄蓉,当下就想把她变成自己淫玩的奴隶,于是同意配合杨康的计谋。


杨康看着惊慌挣扎的黄蓉,忍不住窃喜,一直以来,这个智际兼备的黄蓉坏了自己多少好事,要不是碍于郭靖是自己名义上的拜把兄弟,早想把她除之而后快,如今黄蓉落在彭长老的手里,只怕是插翅难逃,自己做个顺水人情,又可以得到拥护自己当帮主的一大帮手,便愉快的跟彭长老说「彭长老,那兄弟我就不坏您事了,您好好快活吧,哈哈哈哈哈」说完走出反锁的地窖,把厚实的门牢牢关上,门外完全听不到地窖内的声响。

黄蓉看着彭长老不怀好意的走向自己,心里惊惧交加,彭长老忍不住抚摸着黄蓉娇美的胸膛,突然手里一阵剧痛,原来是摸到了黄蓉贴身穿着护身的软猬甲,彭长老阴侧侧的笑着,突然从旁边拿出一把匕首,三两下就把黄蓉穿着的衣裳剥除,此刻黄蓉身上只剩一件淡黄色精细刺绣的肚兜,外衣、亵裤跟软猬甲都散乱的掉在地上。


这彭长老本来就性好渔色,武艺中上,但是凭着经营的长才,把丐帮诺大一个帮众里面的净衣派管的井井有条,底下弟子吃香喝辣,自然也对这个长老敬重有加。本来洪七公时而听闻彭长老的传闻,想藉机警示或教训他,无奈先前被西毒欧阳锋打伤,躲在皇宫里疗伤,完全没想到此刻他的爱徒黄蓉,将会有比成为丐帮帮主前的唾沫之辱更加悽惨的境地。

除去黄蓉全身衣裳之后,彭长老解开黄蓉的哑穴,黄蓉故作镇定的说着「彭长老,杨康这厮不安好心,迟早也会对付你,你放开我,我跟七公讲,七公已经传令我为下一代的丐帮帮主,我一定会重用你的。」大难当前,黄蓉绞尽脑汁想要脱离现在的险境,可是黄蓉不知道自己的美貌是引火焚身的祸患,彭长老看到只穿着肚兜,活色生香半裸着的黄蓉不断扭动挣扎,早就色胆包天,哪里还管的着七公。


「哼,当我犯傻吗?你一个小小丫头当下一任的帮主,今天看在你狂妄的分上,本长老来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小妖女。」彭长老也知道七公长期以来一直对自己的私德有不满,要不是看在净衣派经营的颇有成效,早就开革了自己,想到此处,对七公之徒的黄蓉气愤更甚。


彭长老拿手的摄心术,原先就是要等对方意志低落,心神大受打击之时,才有最好的效果,可以控制心神,让对方予取予求。此刻要降低黄蓉的意志力,除了破身之外,拷打威吓也可以让对方的意志降低。于是彭长老走到黄蓉身后,在地窖旁的柜子里,取出了一根像青蛇一样的鞭子,鞭子有韧性,不像马鞭会让受刑者伤痕累累,但挨了绝对痛不可当,此时黄蓉身上的肚兜根本遮不住白嫩娇翘的臀部,亵裤一除,又美又白的两瓣臀肉随着紧张而微微发抖着。


彭长老冷笑着,「小妖女,看我怎幺整治你」说完一鞭抽下去,黄蓉白嫩的臀肉传来一阵清脆的声响,黄蓉吃痛惨尖叫着,身体不断的扭动着,彭长老听到黄蓉的呻吟娇喘更是来劲,手起鞭落,不断挑着黄蓉娇美的臀部、大腿跟白皙的背抽打着。不到一刻钟,黄蓉身后鞭痕累累,起先不断惨叫的声音慢慢变得嘶哑,被人半裸吊起来抽打的羞辱难当,两眼流着清泪,想到自己从小到大是父亲的掌上明珠,连装乞丐闯蕩江湖都没被这样被虐待着,头低下来慢慢地啜泣着。


彭长老除了一边鞭打黄蓉之外,另一只手也不断抚摸挑逗着黄蓉曼妙的身驱,未经人事的黄蓉对于除了靖哥哥之外的人抚摸她的身体十分抗拒,身体各处随着彭长老的游移不断的颤抖着,殊不知,彭长老抚摸黄蓉身体前已经在手里抹了让女子动情的春药,彭长老边摸边品尝着黄蓉曼妙的身躯,黄蓉在极度的害羞跟恐惧之下,无奈地发现自己身体越来越热,尤其彭长老抚摸自己下身时,一种难以言喻的羞惭与快感散发到四肢百骸,黄蓉虽然已与郭靖私订终生,但两人始终温文守礼,对床第之事又一知半解,只知道下身有种触电般的感觉,双腿忍不住併拢摩擦。


彭长老此时放下鞭子,温柔的爱抚亲吻着被吊起来的黄蓉,两手若轻若重,似有似无的摸着黄蓉肚兜内的双乳,同时手指捏着逐渐变硬的乳头,黄蓉忍不住随着彭长老的亵玩发出了娇喘声,理智上她知道不能屈服眼前这个恶人,但实际上身体又忍不住随着抚摸慢慢动情,心里天人交战之间相当痛苦。


突然黄蓉杏眼圆睁,咬着自己的嘴唇,神智清明了些,同时用大腿顶开站在她身前的彭长老,呸了一声气道「狗贼,离我身子远一点!丐帮自诩天下第一大帮,居然有你这种姦淫女子的败类担任九袋弟子跟长老,七公不会放过你的」彭长老此刻大感意外,以往在自己的挑逗下,无论是久经床第的青楼女子,或是掳来的官家千金,与其他门派的女弟子,此时很少不动情求恳,今天碰到看似冰清玉洁,坚不可欺的黄蓉,更增添他嗜虐的本性。


「哼哼,本长老好好待你,你却敬酒不吃吃罚酒,自找的」说完彭长老从怀里拿出一堆晒衣的木夹,与一包长短不等针灸用的针,看到这些东西黄蓉只知道彭长老要严刑虐待自己,心下虽然害怕,但仍倔强的扭过头去不看他。彭长老三两下就把黄蓉身上的肚兜给撕开,然后用木夹夹住黄蓉的两个乳头,平坦的小腹,跟尚未开苞的下体,黄蓉不断挣扎,但身上这些女儿家敏感的私密地方被夹的酸麻疼痛,羞耻更甚,彭长老另外拿出了一个小瓶子,捏着黄蓉的鼻子逼着她气闷张嘴,喝进去不知是甚幺药。


过了半炷香,黄蓉全身火热更甚,敏感的地方不但被木头夹子夹住,更有虫蚁叮咬的痠麻感,下体敏感的阴核不断胀大,跟两旁被夹子夹住的下体粉嫩的阴唇瓣,有如火红的花朵一般绽放,下体酥麻的流出不知道是甚幺的水,慢慢沿着夹紧的双腿流下,此时身体有如发烧的黄蓉,两眼水汪汪的看着彭长老,聪明的她此时居然不知如何反应。


原来彭长老给黄蓉喝的是烈性的春药,喝了之后神智全失,贞女有如蕩妇般渴求,原不想用在尚未开苞的黄蓉身上,但烈性的她逼得自己不得不使用更强烈的手段征服,彭长老看着全身火烫,不断扭动的黄蓉,突然挥着青蛇鞭往黄蓉的双乳打下去。


在内外交煎的状况下,这一鞭恍如雷击,黄蓉口中发出充满春情的呻吟,乳房是女人身上神经最敏感的地方,一鞭下去蓉儿的双乳彷彿是酥酪般不断地晃动,白嫩的胸脯马上浮现一条鞭痕。彭长老此时围着黄蓉被吊起来的身体,不断游走挥鞭抽打,原先背后伤痕累累的屁股又新增了不少鞭痕,每一鞭黄蓉都发出凄厉夹杂痛苦与欢愉的惨叫,臻首仰起不断摇晃,娟秀的五官涕泪交杂,看了令人我见犹怜。


彭长老此时又挥鞭打着黄蓉身上的木头夹子,夹子吃力快速甩开让黄蓉彷彿有乳头断裂的疼痛错觉,忍不住求饶「彭…彭长老,饶了我吧,不要再虐待我了」彭长老听她求恳,怪笑着说「哟…你不是很硬气吗?我还有很多花招没使出来呢」黄蓉心下悽苦,但只能婉言求饶希望自己不要再被打了。说完彭长老鞭稍一甩,从黄蓉身后双臀间往上一扬,打掉了夹在自己幼嫩阴唇上的木夹子,同时沿着自己花苞跟后庭有如撕裂般的疼痛,黄蓉哪经历这种撕心裂肺的痛楚,惨叫一声,眼前一黑,就昏死了过去。


醒来之后,黄蓉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奇怪的凳子上,手脚被四边拉开的铁鍊绑着,肩膀跟纤腰则靠在一张皮凳上,头部后仰着,彭长老用水把自己喷醒,黄蓉全身疼痛,尤其双乳跟下体更是火辣辣的痛着,黄蓉想张嘴说话,却发现自己嘴巴里含着一个把嘴巴撑开的嚼子,无法阖上嘴,口水不断往下流,痛苦极了,却只能呜呜的呻吟。彭长老把自己衣服宽了,露出粗大乌黑的下体,黄蓉上下颠倒的头只能看着这跟丑陋的东西慢慢地往自己嘴巴接近。


「不要啊~~~~不要过来~~~~~走开~~~~」从未见过男根的黄蓉看到彭长老狞笑着走近自己,手脚身体不断挣扎,心里吶喊着,可全身大字被锁鍊绑住,四肢根本无法动弹,鍊条只有微微晃动着,彭长老丑陋的男根慢慢地塞入自己的嘴巴,一股腥臭的味道让黄蓉作呕,只能靠着舌头不断往外顶,腥鹹的味道涌入自己的嘴巴。黄蓉绝望的闭着双眼,做最后的顽抗。想全力咬下去,但木嚼子又硬又坚固,撑大的嘴巴差点连下巴都脱臼了。


彭长老此时享受下体被温热的口舌包覆着,丁香小舌不断往外顶住自己阳根的顶点,两手不断抓捏着黄蓉丰满幼嫩的双乳,黄蓉此时恨不得自我了断,但只能呜呜的从喉咙发出挣扎的呻吟声。彭长老将粗大的阳具不断进出抽插黄蓉的小嘴,两手还不停抠挖着黄蓉的下体与双乳,黄蓉被春药挑起的慾望又在全身燃烧着,嘴巴下意识的配合着抽插用舌头舔弄,本来觉得腥臭的阳根反而挑起来更多慾望,下半身还没开苞的玉贝又不争气地缓缓流出水来。彭长老还不满足,整根阳根深入黄蓉的喉咙,顶开一直挣扎的舌头,黄蓉气闷,彷彿自己快要窒息了,喉头不断抽动着,此时彭长老哪忍的住,一股又腥又臭的阳精射进去黄蓉的喉咙里,黄蓉又晕死了过去。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